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2018专题 > 人民英雄纪念碑建成60周年 > 相关资讯 > 正文

人民英雄纪念碑建造揭秘:总花费约40.5万

2018-04-20 16:55 来源:解放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自1840年以来,无数人民英雄为反对国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解放战争和革命中牺牲。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这些人民英雄修建一座纪念碑。

  人民英雄纪念碑建造揭秘:总花费约40.5万 

  人民英雄纪念碑

  自1840年以来,无数人民英雄为反对国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解放战争和革命中牺牲。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这些人民英雄修建一座纪念碑。

  1958年“五一”国际劳动节,人民英雄纪念碑正式落成,其间历时9年,耗资约40.5万元。从方案确定到采石、运石、雕石,每一步都困难重重,得之不易。

  在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委员们一致通过了把纪念碑修建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方案

  首先是确定人民纪念碑的修建地点。

  在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有人提议将纪念碑建在东单广场,有人主张建在西郊八宝山。最后,委员们一致通过了把纪念碑修建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方案。天安门广场有“五四”以来的革命传统,在这里修建纪念碑,也方便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前来瞻仰。

  方案确定后,1949年9月30日下午6时,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庄严的纪念碑奠基典礼。随后,中央及地方共17个单位组成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确定纪念碑的整体设计方案。兴建委员会花了一年多时间,向全国征集意见,收到140多套设计方案,包括亭、台、堂、碑等各种样式。

  1951年国庆节,在北京市建设局工作的陈志德,被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邀请到天安门广场。陈志德1917年生于江苏常州,1950年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获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后归国。当天,他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了最后遴选出的3个木制纪念碑模型:一个是形状酷似3个门洞的城台,上有高碑;一个是坡顶形状的纪念碑;另外一个是群像雕塑形状的纪念碑。

  陈志德看完后,摇了摇头,说:“这3座纪念碑模型虽然都还可以,但是缺乏高大挺拔、气势恢弘的表达内涵。”他的意见受到了兴建委员会的高度重视。兴建委员会经过讨论、修改,最终敲定了和我们今天看到的纪念碑相似的设计方案。

  接下来,兴建委员会成立了施工组,陈志德调任组长。1952年8月,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工程正式启动。

  300吨的碑心石要到哪里去开采,怎么采?陈志德遇到了第一只“拦路虎”

  陈志德仔细研究完图纸,按照设计方案,“人民英雄永垂不朽”8个大字要刻在一块长约15米、宽3米、厚约0.6米的整块碑心石上。为了保证碑心石不折断,开采石料的毛坯厚度必须达到3米,这就意味着这块巨大的毛坯石料将重达300吨以上。到哪里去开采如此巨大的石块?陈志德遇到了第一只“拦路虎”。

  陈志德来到北京图书馆,花了十几天时间翻阅资料,掌握了全国各大山脉的岩石情况。他把采石地点确定在了山东青岛的崂山。连夜奔赴崂山实地勘察后,陈志德最终确定采用崂山最西端的山峰浮山大金顶上的石料,因其石质均匀,且耐风化。

  为了完整开采出一块300吨的石材坯料,十几名技术工人从南京、上海等地赶到浮山。技术工人们也没有开采如此巨大石料的经验,提出的几个开采方案都被陈志德否定了。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陈志德着急上火,左边嘴角起了一溜泡。

  几名从当地雇来的石工见陈志德着急,悄悄把他拉到一边说:“崂山脚下有个村子叫清石峪,村子里住着一位叫李开山的老石工,被人称为石神。您还是把他请来想想办法吧! ”

  李开山的石匠手艺是祖传的,他爷爷当石匠时,曾帮国民党政府在崂山采过几次大石,采石过程他都看在眼里。

  陈志德把李开山请到采石现场,李开山一听要求,倒吸一口凉气,300吨重的巨石,根本就不是几排钢楔子能搞定的。他决定用放闷炮的方法,炸出这块巨石坯材。

  李开山选定了一处平整的石壁,在上面用黑炭笔画出一块长15米、宽3米的待采石坯,沿着长方形石材的四条边缘线,凿了40多个炮眼。他亲自往炮眼里添装炸药,炸药分量得控制精准,多了可能炸坏石坯,少了又无法使石坯与岩壁分离。炸药添装完毕,随着“轰轰轰”一阵沉闷的爆炸声,那块巨石的两个边缘被炸出了裂隙,另外两边却没有裂开的痕迹。陈志德焦急地询问:“怎么办? ”

  “放闷炮的方法只能用一次,再用恐怕就要损伤石料了。 ”李开山说,“石料的另外两个边虽然没被炸出裂隙,可是经过炮震,再用钢楔子钉进去就容易多了。 ”

  接下来,石工们齐上阵,将100把钢楔子砸进石料未开裂的两边。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石料还是没有从岩体分离出来的意思。陈志德急得连连擦汗,李开山也有点沉不住气了,盯着面前的石料,大声对石工们叫道:“沿着石料的边缘再开两道石槽,然后把千斤顶放进石槽,施加顶力,我就不信不能把石料从岩体上剥离出来! ”

  又忙碌了半天,两道石槽终于开凿出来了。石槽内,8个承重200吨的千斤顶被放置进去,随着不断施加顶力,只听到“咔嚓咔嚓”几声,巨大的碑心石坯体完整地从山岩上剥离出来。

  就在碑心石完成初步雕琢时,施工组突然接到兴建委员会的通知,要将整个碑面调转180度

  碑心石成功地从岩体上剥离后,一个更大的难题摆在面前:怎么把这块巨石运到火车站?

  浮山距离青岛火车站约30公里,沿途大部分是连绵丘陵。如果从采石场临时修一条重轨铁路直达车站,造价可不小。李开山最后给出了一个运输办法:滚杠。

  滚杠首先要在路面上铺设枕木,接着在枕木上摆一排圆木,再把巨石放到圆木上,只要在石料后面施加推力,大石料就会慢慢挪动了。

  陈志德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经过集体讨论,最后决定为了保险起见,不用圆木,改用鞍山钢铁厂生产的无缝钢管初坯。准备就绪后,在3台进口大马力拖拉机的牵引下,石料终于一点一点地向山脚滚移下去。

  青岛市政府从全市七八家国营工程队中抽调精干力量,组成运石突击队。从浮山到青岛火车站,30公里路程,运石队伍整整走了34天。

  为了把石料安全运抵北京,青岛铁路部门特地从东北小丰满水电站调来全国唯一一节能够承载90吨重量的车皮。可是石料的自重还是远远超过了车皮的载重。陈志德指挥石匠,在车站站台上现场对石料进行减重,最终把它装上了火车。

  1953年10月13日,北京西直门火车站鞭炮齐鸣,挂着专列牌子的火车载着这块碑心石,缓缓驶进车站。

  碑心石运抵天安门广场后,施工队按照原来的设计方案,立即对其进行成形前的精加工。碑心石经过雕琢,“瘦身”到了60吨。就在此时,施工组突然接到兴建委员会的通知,要将整个碑面调转180度。

  按照中国建筑物大多坐北朝南的传统,人民英雄纪念碑最初的设计图纸中是让“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碑面朝向正南方。但后来发现很多重大群众活动都集中在天安门与纪念碑之间的广场上,为了方便群众瞻仰,碑身正面朝北才更具实用价值。碑面调转180度,纪念碑就刚好与天安门“面对面”了,建议一经提出,立刻得到中央领导及专家们的同意。

  陈志德指挥的施工组急忙对碑心石做了南北对调的准备。所幸的是,纪念碑的结构是南北对称,碑心石即使换了方向,施工进度也未受到影响。

  把60吨重的碑心石吊起20多米,再稳稳安装到混凝土碑身上,用了5个半小时

  随着纪念碑修建速度的加快,又一个难题出现了:怎么才能安全地把60吨重的碑心石吊起20多米,再平稳地安装到混凝土碑身上?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兴建委员会再次面向社会广泛征求吊装意见。北京市一位老木匠出了个主意,用古代寺庙吊挂大钟的办法,先在广场上堆起一个20多米高的倾斜土坡,将碑心石沿着斜坡一点一点地拉到纪念碑主体上,再进行安装。经过计算,陈志德发现,碑心石仅有60厘米厚,若倾斜到一定程度时禁不住自身重量,可能会从中间折断。兴建委员会只得放弃这个方案。

  这时,首钢方面打来电话,说他们那里有两台德国进口的桅杆式起重机,可以支援碑心石的吊装工作。可是两台起重机总共只有30吨,无法完成60吨碑心石的吊装任务。

  最终,多位国内专家经过周密论证,给施工组提供了一个安装方案:利用滑轮原理,将纪念碑的混凝土碑身作为起重支柱吊装碑心石。吊装的同时,在碑身两旁各立一个高吊杆,以调整石料吊装过程中的摇摆及平正。

  得到第三套吊装方案后,为保险起见,陈志德先叫施工组用相同石料,建造了一个小型碑心石和碑体。经过多次磨合实验,确保方案万无一失后,才开始正式吊装。

  正式吊装那天,茅以升、刘开渠、梁思成、林徽因、范文澜、郑振铎等100多位各界专家、领导一大早就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上午8点半,陈志德吹响口中的哨子,下达吊装命令,碑顶传来滑轮组的“吱吱”转动声,碑心石被钢丝绳缓缓吊起,现场观看的人群顿时寂静。

  陈志德手拿红旗,在吊装现场指挥。随着碑心石被一点点吊起,天安门广场上竟刮起了西北风,陈志德急忙命令旁边那两架高吊杆操作手注意风向,控制住已经被吊起的碑心石,绝不能让它在空中摇摆不定。直到下午两点左右,碑心石终于准确就位,稳稳立在纪念碑正北面的碑心石槽内。

  几挂早就准备好的爆竹被点燃,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锣鼓声随即响起。陈志德的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

  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做了工程总决算,纪念碑的建造总计花费约40.5万元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题词是毛泽东主席亲笔书写的,把这8个大字刻到坚硬的花岗岩石碑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项任务落到了琉璃厂“萃文阁”店主、著名书法家、雕刻家魏长青肩上。

  这8个字原本写在信纸上,每个字只有两寸左右见方。要把这些字雕刻到碑心石上,首先要放大20倍,其中一个“永”字就有两米多高。为了把题词放大,总参谋部测绘局1205工厂的周永兴等人用幻灯机投影仪将字放大,然后按照光影把字描下来,奋战了几天几夜。

  魏长青在往花岗石上雕刻这8个大字时也遇到了困难:碑心石又硬又脆,不受刀凿,一刻就火星乱冒。为了赶进度,陈志德和魏长青决定先把胶皮覆盖在碑体上,再把需要镌刻部位的胶皮挖下去,形成“阴文”轮廓,再利用高压水枪,通过喷射矿砂的方法,在碑心石上“刻”出一个个边缘整齐的大字。然后以紫铜为胎,采用我国传统的镏金工艺,做成金字镶嵌进去,保证文字300年不变色。碑题、碑文共用黄金130两。

  完工后,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做了工程总决算,纪念碑的建造总计花费约40.5万元。

  1958年“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纪念碑碑身上的红色大幕被揭开,雄伟壮丽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终于正式落成。

  (摘自《中外文摘》,2010年第22期)


初审编辑:王丽雪 二审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