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爱心托起生命大通道,成都成为伤员大后方:一切为了生命

2013-04-25 09: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地震发生以来,每天都有和陈孝松一样的伤病员被送往成都市各大医院,这个汶川地震时的救灾大本营,再次成为地震灾区伤员救治强有力的大后方。

  躺进四川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急诊外科的病房里,50岁的陈孝松感觉松了口气。这位宝兴县灵关镇烟柒村五组的村民,已经记不起地震发生时被砖头砸晕后的情形,但他说自己一辈子都记得走出宝兴的艰难抢救之路。

  4月23日下午3时,陈孝松的伤情基本稳定,腰部的左髂骨骨折让他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他不知道这个伤会给自己未来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但他相信,身边的医护人员是四川实力最强的,陪他聊天的志愿者能真正带给他走出阴影的信心。

  地震发生以来,每天都有和陈孝松一样的伤病员被送往成都市各大医院,这个汶川地震时的救灾大本营,再次成为地震灾区伤员救治强有力的大后方。

  陈孝松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和许多地震中受伤的乡亲一样,自己受伤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找到好医生,用上好药,最好到成都!

  灾区的医护人员一刻不停地在为此努力。

  灵关镇医院的医生在地震发生后1个小时为昏迷中的陈孝松缝合了伤口,及时挂上输液瓶,“那个时候医生可能都不晓得自己的亲人是死是活。”

  紧接着,灵关镇医院的医生开始联系宝兴县医院,渐渐苏醒的陈孝松在经历了一夜的等待后,终于从镇医院得到了道路初步抢通的消息。在救护车上,他开始憧憬着自己很快能接受进一步治疗。那时,随车的医生也不能确定,他的骨折到底有多么严重。

  车行了不到40分钟,坍塌的巨石就挡住了这条亟待救治生命的去路。“有大石头!”陈孝松隐隐约约听到身边的儿子说,紧接着他又听见了一声:“有武警!”

  他开始紧张,他害怕自己救治的路就此断掉。曾经,他眼睁睁地看见过有人因为失血过多而离去。

  “有人一下子就冲上车,把我抬下去。”陈孝松睁开眼睛,看见七八个武警战士抬着自己150斤的身子,准备冲向前方的巨石阵。

  “小心哟,小心哟。”巨大的塌方让陈孝松心里紧张,他铆足了劲对武警战士说。

  “放心嘛,放心嘛。”武警战士边应和着边一路小跑。

  翻过了一个乱石阵,在平路上小跑了十来分钟,又翻过了一个乱石阵,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七八个战士没有换手,没有停顿,一路奔向一辆早已等待好的救护车。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孝松醒来,他停留在荥经县的一个医院里。

  “武警呢?”

  “放下你,他们又扛着一堆帐篷往回跑了。”儿子说。

  接下来,陈孝松又被送到了天全县、芦山县的医院。一路上,但凡能通行的地方,人们都在为载着他的救护车让路。

  直到21日晚7时,陈孝松在芦山县医院又搭上一辆救护车。去哪里,他不知道,随车的医生也不知道,只知道目的地是成都。大约3个半小时后,陈孝松被推进了四川省人民医院的急诊室。一路上,雅安交警和成都交警一直在为救护车能“呼啸而过”努力。

  从地震发生受伤到进入四川省人民医院,接近40个小时的时间里,灵关镇医院医生、救护车驾驶员、不知名的武警战士、荥经县医院医生、芦山县医院医生、雅安交警、成都交警、省人民医院医生共同筑起了陈孝松的生命通道。

  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室里,等待他的是40个小时没好好休息的专家诊断组,所有的医护人员在地震发生后都主动到岗待命。

  比陈孝松早5个小时到成都的张富莲被转运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急诊中心。地震中,这位芦山县芦阳镇的居民被路两旁震落的房屋碎片击中头部和肩颈。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宋莉
1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