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聂树斌家属签原律师 今赴山东高院申请阅卷

2014-12-22 08:05 来源:京华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昨天上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正式解除了与刘博今律师的委托代理合同,委托了最早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两人于当天下午抵达山东济南。今天上午,李树亭将联同陈光武律师前往山东省高院,申请阅卷。

聂学生和张焕枝夫妇。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聂学生和张焕枝夫妇。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张焕枝赴法院询问案件进展。

张焕枝赴法院询问案件进展。

  2005年3月16日,《河南商报》报道了《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称一个叫王书金的人,供述自己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真凶”。这让已经承受10年痛苦、见人不敢直视的聂家人内心得到些许安慰。由此,聂母张焕枝开启了一段漫长的申诉路。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昨天上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正式解除了与刘博今律师的委托代理合同,委托了最早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两人于当天下午抵达山东济南。今天上午,李树亭将联同陈光武律师前往山东省高院,申请阅卷。 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

  □案件动态

  原律师再出马申请阅卷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宣布,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当天晚上7点半,刚刚看完天气预报,张焕枝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那头,一名律师告知了这一消息。这一进展,张焕枝兴奋不已。随后一段时间,她的电话被“打爆了”。

  “我相信我们国家法律的正义,我也一定能为我儿子洗刷冤屈,直到我死。我不管石家庄中院、河北省高院怎么想”,张焕枝一再强调,国家在进步,法律也在进步。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等到儿子正名那一天,而眼下只有先好好地活着,等待着结果,“因为我一直都没有白跑,这些年来的坚持,还有这么多好人在帮我。”

  昨天下午,张焕枝正式解除了与刘博今的委托协议,重新委托李树亭律师,在他的陪同下,二人已于当日下午5点抵达山东济南。随后,张焕枝又与陈光武律师签署了委托协议。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张焕枝及其委托律师,但对方均委婉拒绝,称希望今天再见。

  “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张焕枝说,“但也抱着最大的期望,我要叮嘱山东高院,希望他们抛开网上的东西,专心复查这件案子”。

  今天上午,张焕枝及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将前往山东高院,申请阅卷。

  □讲述

  父亲的转变

  绝望服毒后燃起希望

  1994年夏天,年仅20岁的聂树斌生活得很安稳,家里给买了600多元的山地车。不料当年,他就因涉案被警方带走、羁押。1995年被判处死刑,并在当年被枪决。

  聂树斌被枪决之后,其父聂学生便从来不与村民打招呼说话,永远是猫着腰、拄着拐,自己走自己的。

  第二年,聂学生(已经在石家庄联碱厂上了20年班),同村人眼中的老好人,因无法承受这一事实,受不了工友议论,动起了轻生念头。安眠药藏了1个多月后,他终于趁老伴儿张焕枝出门的时候,整瓶服下。

  幸好发现及时,经过抢救,聂学生的命虽然保住了,却也因此患上了偏瘫,卧床不起,吃喝拉撒都靠张焕枝一人照料。同时,因无法正常工作,单位的工资也一下降了一半。

  知子莫若父,躺在炕上的聂学生心里一直认为,孩子是被冤枉的,“我儿子根本就没那个胆儿”。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他下定决心,不能再这么“傻”下去,开始自己做恢复性的锻炼,一来可以减轻张焕枝的负担,二来也表明从灰暗中走出去的决心。

  翻身、爬动、下炕……渐渐地,他能自主从炕沿挪到堂屋,然后再返回去。训练效果日见,他又让张焕枝缝了两个装满20斤沙的沙袋练习臂力。

  这一系列的锻炼,聂学生都咬着牙挺了过来,用他自己的话说,“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后期康复训练时,他还在村边一处河沟连摔了两次,导致左膝内软骨骨折,打钢钉拔钢钉,一晃又是半年过去了。其间,张焕枝还患过一次耳聋,除了在石家庄市里上班的女儿聂树惠偶尔来照料,大部分时间都是两位老人相互鼓励,硬撑。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宋宪霞
12>
分享到:
./W0201412222918589617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