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瘦身权力清单走在全国前列 有权不任性浙江在行动

2015-04-01 16:20 来源:浙江在线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年年初,浙江省省长李强说:“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浙江要继续瘦身权力清单,强身责任清单,政务服务网功能提升,着力提高行政效能,推动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有权不可任性”,成为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最热的话语之一,李克强总理对于政府有了新的要求。日前,中办、国办也印发了《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的通知。

  事实上,浙江早已经在实践中践行“有权不可任性”的思想。去年6月25日,浙江省公布全国首份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42家列入公布范围的省级部门共保留行政权力4236项。其中,省级部门直接行使的权力1973项,全部委托下放和实行市县属地管理的权力2255项,省级有关部门共性权力8项,排头兵的举措瞬间引起全国关注。

  今年年初,浙江省省长李强说:“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浙江要继续瘦身权力清单,强身责任清单,政务服务网功能提升,着力提高行政效能,推动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排头兵

  “权力清单要继续瘦身,2014年行政权力清理暂时保留了一批行政权力,严格来讲这些权力已不符合全面深化改革和我省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下一步,省市县三级都要突出问题导向,继续在简政放权上下功夫,对已经公布的清单进行再梳理,该取消的要坚决取消,该下放的要坚决下放。”3月27日,浙江省常务副省长袁家军在浙江省编办权力清单梳理工作会上这样说。

  浙江省编办副主任郑才法告诉浙江在线记者:“这意味着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今年要继续瘦身权力清单。”

  2014年6月25日,浙江在全国率先公布了省级行政部门“权力清单”,清单显示,省级部门权力从1.23万项减到4236项,减权超过了六成,当年10月,县市两级权力清单全部完成。

  事实上,浙江省对于“权力清单”的瘦身工作一直引发全国的高度关注。“作为国内第一个敢吃螃蟹的省份,在2014年的工作中,晒权力清单,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举措极具参考学习意义。”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宗庆后这样告诉浙江在线记者。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满传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专访时说:“权力清单究竟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明确政府有哪些权力,是怎么操作的,哪些权力该政府管,哪些不该政府管,说白了就是将权力关进笼子里,这对社会发展,企业生存以及百姓生活都有积极作用。”

  按照“清单之外无职权”的要求,实施“三报三审三回”工作流程,最初列入清理范围的57个省级部门12333项行政权力最终削减为4236项,其中,省级部门直接行使权力1973项,委托下放和实行市县属地管理为主2255项,共性行政权力8项。

  对于这样的成绩,王满传说:“去年国务院组成第三方评估组,我作为成员之一,浙江给我们评估组的感觉是,绝对是走在全国的排头兵。”

  “制定实施政府权力清单制度,目的是为了实现源头上管好政府这只有形之手。”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鞠建林介绍,政府部门行使的权力很多,按照职权法定原则,在清单之外,不得再实施对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产生直接影响的行政行为。着力解决行政乱作为问题,切实防范权钱交易。

  权力清单与责任清单的组合拳

  如果说权力清单是政府在激活市场、提升服务中的重力一拳,那么,责任清单的到来则是一组组合拳,有力的推进了政府的简政放权、激活市场、提升服务的步伐。

  “权力清单出来后,有些部门权力少了,会不会消极怠工?”有媒体曾经发出这样的疑问,不过,这些疑虑在浙江省政府深化改革步伐中早已考虑进入。

  2014年7月,省级部门责任清单开始制定,由浙江省编办行政机构编制处牵头。该处处长陈建红说,制定责任清单主要以部门“三定”方案为基础,对一些职责进行细化。比较复杂的是对涉及多部门的职责划分,如食品安全、化学品生产安全等,都涉及多个部门,一般由这些部门先商定谁管哪一段,有分歧时才找编办协调。

  如果具体谈及制定责任清单的背后故事,浙江省编办工作人员举例说:“权力清单对政府部门必须承担哪些责任,也不能完全涵盖,比如环保部门发布PM2.5指数,质监部门制定一些行业标准,这些都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能列入权力清单,但又是这些部门必须要做的事。于是,制定责任清单提上了日程。”

  3个月后,2014年10月,浙江省级部门责任清单全部公布,涉及43个部门,主要职责543项,细化具体工作事项3941项。当年年底,浙江所有市县政府都公布了政府部门的责任清单。

  在2015年浙江省“两会”期间,浙江省人大、省政协在分办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时,也邀请了省编办协助,原因是现在知道什么事该由什么部门管了,而过去会出现建议、提案不知道转交哪个部门的情况。

  如果谈及效果,浙江省环保厅法规处副处长陈云娟则感受颇深,“现在处长做决定,会时不时的看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就怕搞错了。”

  浙江省质监局法规处调研员徐易北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种积极影响正在不断扩大,“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出台后,甚至局长都会经常问问我们某项决策是否符合清单规定。”

  阳光政务下的“便民服务网”

  2014年,浙江除了在完成制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还将企业投资项目负面清单、财政专项资金管理清单纷纷制定出来。

  但无论是哪种清单,都需要“上网”,2014年6月25日,浙江在全国率先公布省级行政部门“权力清单”的同时,开通了浙江政务服务网。

  至此,浙江的“四张清单一张网”的政府自身改革步伐规划初步形成。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罗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