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季建业被指受审讯时极为警觉 因聊到家庭而痛哭

2015-04-08 08:36 来源:央视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季建业: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了受贿罪,深感悔恨不已、无地自容。

季建业被指受审讯时极为警觉因聊到家庭而痛哭

  宣判现场。

  《新闻1+1》2015年4月7日完成台本

  ——季建业案,“非典型性贪腐”?

  (节目导视)

  解说:

  今早十点

  季建业受贿案一审宣判

  被告人 季建业:

  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了受贿罪,深感悔恨不已、无地自容。

  解说:

  二十多年仕途发展

  起于朋友圈

  也毁于朋友圈

  专案组成员隋玉利:

  他整个的在这个案件里面,很多案件当时都是交几十年,十几年的,都是关系很深厚的。

  解说:

  主政三地

  除了个人贪腐

  还留下了什么?

  《新闻1+1》今日关注:季建业案,“非典型性贪腐”?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是4月7号,如果给今天做一个大的新闻标题的话,可以叫“刘翔退了,季建业判了”。刘翔咱们先不说了,季建业,您还能想起这个名字吗?原南京市市长。接下来咱们就先去看看今年1月16号一审的时候他有一段自我陈述。

  被告人季建业:

  我再次表示知罪认罪,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接受朋友的利益输送,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钱物,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了受贿罪,深感悔恨不已、无地自容。

  白岩松:

  今天呢,一审宣判了,他是受贿罪,然后判了十五年,这一点倒是比大家之前的想象的还轻一点。又因为他自己主动的表示不再上诉,这个案件基本上也就到这了。我们来看看他今天宣判时候的照片,宣判的时候是这个样子,还是相对感觉平静,但是内心里一定有波澜。1957年生人,今年应该是58岁,未来的15年如果要都服满的话,再出来的时候73了。

  但是这个案件非常值得让人关注的是,有人进行这样的一种评述,说这是非典型贪腐案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评价?什么叫非典型性贪腐案件呢?来,让我们走进他的朋友圈去看看。

  解说:

  今天上午10点,山东烟台中院对季建业受贿一案做出了公开宣判。季建业被判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季建业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再上诉。

  经法院查明,季建业从1999年到2012年近13年的时间里,共计受贿了1132多万元。这13年间,季建业分别担任过江苏昆山市、扬州市及南京市的一把手;而他受贿的1132多万元中的90%,则来自于与他相识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友们”。

  专案组成员隋玉利:

  就是这种贿赂行为的发生,是发生在他的一个固定的圈子里面边,他的常年交往的一个朋友圈子里边。

  解说:

  在此案件移交到检察机关后,季建业曾写下了一份长达19页近万余字的悔过书。在这份悔过书中,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走到今天,正是缘于自己与多年老朋友的交往中“三线”失守,即“失去底线,不讲原则;失去界线,不分彼此;失去防线,不加防范。”

  专案组成员隋玉利:

  我们在办理其他案件里边,确实这种情况也有,但不是占很大比例。那么有一些呢,就是完全是为了办某一个事情而发生的关系,而他整个的在这个案件里面,很多案件当事人都是交几十年,十几年的,都是关系很深厚的。

  解说:

  在季建业的“朋友圈”里,徐东明就是最典型的一个,在今天烟台中院公布的审判要点显示,在1992年,季建业就接受徐东明的请托,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其调动工作。从相识开始至案发,在20多年的交往中,季建业为担任苏州市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徐东明,在承揽项目、开发房地产、竞拍土地等方面谋取利益。而徐东明也是深得季建业的信任。

  在今天烟台中院公布的检察机关指控中,给季建业行贿数额最多的人正是徐东明。共计789万余元,其中大到股票收益,小到季建业家装材料、空调,甚至连季建业女儿弟弟家的空调,徐东明也一并承担。而在季建业1132万元的受贿款中,有910万元都是放在徐东明处代为保管打理。这也难怪有人说,徐东明,几乎成了季建业家的隐形“大管家”。

  除此之外,季建业通过职务便利,还为江苏吴中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天晓,上市企业金螳螂装饰公司董事朱兴良提供便利。当然,他们也都没有亏待季建业一家。其中在2000年10月至2010年6月,季建业本人或其家人先后9次收受朱天晓给予钱财共计折合241万余元。

  专案组成员李金刚:

  你看那几个人,徐东明也好,朱兴良也好,还有几个人,就是这个小圈子的人。包括他到南京去,也是这个小圈子的人跑过去。长期的相互利用,就是说,兄弟,弟兄,哥们这些事情都好讲,他可以违反原则去给你办一些事情。

  解说:

  在烟台中院公布的信息中提到,2013年,朱兴良等人相继被调查后,季建业约徐东明见面,嘱咐徐东明不要承认交由其保管的受贿款项是属于自己的。然而,这一笔款项,如今却成为了季建业最大的一笔受贿证据。

  白岩松:

  我们先来看看他这个受贿的内容,人民币是937万多元,也含有实物,包括购物卡、空调、汽车,而且还有两个是低价买入,153平米的墓地低于市场价50万,他夫人交了两万,这个差距比较大。还有别墅低于市场价54.6万。

  接下来到他的朋友圈里看看,主要是这三个人,这三个人给他行贿的数占了他受贿总额的九成,90%,这其中徐东明跟他的时间最长,而且他后来家里的大大小小事基本上都是他办,因此这个相当大的这种受贿的数额也正是从徐东明这来。

  接下来离开他的朋友圈,我们就要连线一位专家了,是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你好。

  高波:

  主持人好。

  白岩松:

  你看对他这样一个案件的评价为是一个非典型性贪腐,您怎么看待他这个非典型性?

  高波:

  实际上这个所谓的非典型性,那么我想可能一个是他现在编织的这个利益输送网络更具私密性,权钱交易利益的这种输送更具封闭性,那么另外一个就是他的利益交换,这种官商勾结的这种人脉网络,更具稳定性。

  白岩松:

  你看,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种非典型性是否是因为这样的一种特质,我们见到了很多这种贪腐的这种官员,一事一办,就像卖东西一样,把我的这个权利卖给你这个项目,然后你立即就给我钱。但是像他们这个似乎是友情占据了这种上风,你看相处了二十来年,并不是为哪件事我接受的钱,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交易?叫期货或者叫什么?

  高波:

  实际上一方面可以从季建业本人的话来讲,可以说它是一种影响力交易的行为;另外一个从行贿人的角度来讲,可能说是一种期权式的腐败。那也就是他拿钱的时候可能他不办事,他办事的时候可能不会拿钱,那么存在一个所谓的滥用权力和利益的获得有所分离的这样一种状况。但是在法律上,我们会以这个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最后他造成的腐败犯罪本身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白岩松:

  您又怎么看待他的这种朋友圈,像这种领导官员当中类似季建业的一种朋友圈,恐怕这还并不是唯一的。

  高波:

  那当然,因为我们经常讲,我们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这样一个人情社会,熟人社会,那么存在所谓中国古人讲的既有损友的现象,也有益友的现象。可能像季建业这样有几个经商的朋友出现了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最终在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桌上喝酒。那么久而久之呢,官商之间的这个边界就模糊了,那公私的这个边界也就模糊了,那么实际上就不知不觉的陷入到了违法犯罪的这样一个大的这种格局当中。

  白岩松:

  其实越是这种非典型性贪腐,是否已经为现实提供了一种典型性的提醒?

  高波:

  是的,应该看到季建业本人他在法庭上也谈到了自己交友不慎,包括他自己在做人的廉洁度方面存在问题之后,那么他讲廉洁是1,后面的这些地位、成就都是0,那么之所以他在做事的过程当中积累了一笔庞大的负资产,我想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朋友圈变质了,那么导致他自己从一个公仆的位置上,成为了一个罪犯,那么手中掌握的公共权力,成为了为自己小的朋友圈来牟利来徇私这样的一个筹码。

  白岩松:

  其实刚才高波秘书长谈到季建业谈到自己反思和懊悔的时候,廉洁是前面的1,只要这个1在,你后面的健康、成就然后掌声然后等等,都是0,只要这个廉洁在,后面的0越多,你的人生越成功,但是如果廉洁这个1不在了,后面不管有多少个0,它都是0。所以在季建业的这件事上,恐怕我们平常一说在刷朋友圈,他被朋友圈刷了,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一审起诉书显示:针对季建业的七项指控,有六项涉及项目开发,设备供应,获得土地使用权、拆迁、建设等,这些指控涉及的地方,苏州、昆山、扬州、南京,都是季建业曾经主政的地方。

  今天的判决书显示,在这些地方任职期间,季建利用职务便利、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为他人工作调动、项目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

  2010年1月江苏台新闻:

  目前现场正在进行的是雨污分流工程的管网埋设工作。在今年的两会上,南京市政府公布的2010年南京本级财政专项资金当中,用于像这样的雨污分流、河道整治以及玄武湖环境整治正重大工程的专项资金将达到169000万元。

  解说:

  今天,在南京市园林局网站,还能看到2013年9月10日发布的一篇文章。其中引用季建业的话说:“雨污分流工程是惠及千秋万代的良心工程,不是政绩项目,铁腕治理城市环境,市委、市政府已经铁了心。”

  但是,这个覆盖南京主城区226平方公里、耗时5年、总投资183亿元的工程,这个从2010年起就连续三年被写进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工程,似乎并不像季建业说的那样,代表着市委、市政府的决心。2013年10月17号,季建业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特别耐人寻味的是,当日,南京原市委书记杨卫泽在官方媒体公开批评说,雨污分流是典型的做表面文章。

  随即,《南京日报》报道了部分南京市民因为雨污分流工程遭遇的生活麻烦,文章提到,建设方、施工方敷衍塞责,明星工程成了闹心工程,为民变成了伤民。

  事实上,2014年12月,南京公布江苏省委巡视组意见,其中包括:一些重大事项决策前期调研论证还不够充分,存在决策民主性、科学性不够的问题,如雨污分流工程,由于没有经过充分的科学论证和民主决策,激起较大民怨,造成严重浪费。

  对此,南京市委提出整改措施,今后针对重大市政建设工程,进一步加强前期研究,严格执行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等制度,并引入市民参与机制,充分听取市民群众的意见建议。

  显然,除了个人贪腐问题,季建业留给南京这座城市的思索,应该还有很多。

  白岩松:

  在谈到雨污工程之前,我们还得注意一个小细节,在他受贿一千多万里头,其中有两处是低价买入,第一个是去看双方老人的时候觉得都是分散的墓地不好,于是他的哥们就赶紧给他办了,弄了一百多平米的墓地,第二天他老婆就交了两万块钱,实际上最后一调查,当时的市场价应该是52万,这个过程显然这是利用权力得的,但是这一点又具有一个欺骗性。第二个,别墅低于市场价54.6万元,低于市场价相当于打了一个折。

  那接下来我们就继续连线高波,高波秘书长,那你看我刚才说的这一点的时候,前面那个墓地差得太大了,但是买别墅给你打个折,现在有时候普通人去买房子,可能也给打个折,那为什么会把他买房子打个折给列入到了贪腐的内容当中,受贿的内容当中,您怎么看待这点?

  高波:

  说个俏皮话的话,虽然你享受到了打折的实惠,但是您的公仆的形象,您手中的一个公共权力在老百姓的民心当中,也打了折。在国际上有一个说法就是官员他存在利益冲突的现象,那也就是说,在很多情况下,特别是在和市场发生交易行为的过程当中,那么尽管我们的公民,普通的公民可以享受到一些这种打折的优惠,但是我们的官员恰恰不能去享受这种所谓的好处,因为他可能和您的公共权力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这种关系。

  白岩松:

  这样的例子是不是不少?

  高波:

  当然,我们知道香港曾经有一个财政司长,那么他因为在这个消费税加税之前,他用自己的钱合理合法的买了一辆汽车,那么应该说也没有用到赃款,也没有享受什么非分的折扣。但是事情一曝光之后,公众会认为您是财神爷,您知道要加税,您采用了这样的方式来避税,您的道德操守有瑕疵,那么怎么可能让您再去掌管我们公共财政的这个钱袋子呢?怎么能够相信您能够廉洁的为纳税人服务呢?甚至在国外,有的一些部级领导干部因为不小心用公务卡买了一瓶洋酒,那么尽管他最后用自己的钱去还上了这笔帐,但是曝光之后还是因为所谓的公共道德方面的这种瑕疵和质疑,也就是说的合理怀疑,那么最后他不得不黯然辞职。

  白岩松:

  这也就要求拥有权力的人必须有洁癖。

  高波:

  是的,实际上在现在的互联网新媒体无所不在的这种全天候的监督之下,实际上我们每一个公职人员掌握着,哪怕是再小公共权力,您都要知道您所面临的是一个几近于有政治洁癖的这样一个环境。

  白岩松:

  在这一点上我们也得提醒自己,我们不能觉得这不挺正常吗,如果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很正常,其实也形成了某种对这种贪腐官员的纵容,也就让他觉得一切正常,只有我们也拥有这种洁癖,这个社会的洁癖才能形成一种硬约束。

  那接下来高波秘书长,简单的谈一下雨污工程。怎么说,民生怨言非常多,但是发现这个案子一审下来,在这里贪腐的并没有多少,但是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因为他一下去之后工程停了。您怎么看待这种没贪,但是损失巨大的东西?

  高波:

  前面讲到季建业本人有一个所谓1和0组成的人生政治算术的这样一个公式,那么我想在当前我们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一个新阶段,我想送给我们广大的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的领导干部这样一个公式,那就是九十九加一等于零,为什么这么讲?我们现在就要全面依法治国,要把我们的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贯穿到我们施政的全过程、各领域。在法律上我们有这样的一个说法,那就是既要追求结果正义,还要必须注重程序的正义。

  白岩松:

  您的那个1就是程序?

  高波:

  是的,如果因为你在决策之前、决策的过程当中,有权就任性,没有向大多数的老百姓求得你的项目的一种认同,作出必要的一些论证的程序,仓促上马,粗暴的施工,那么最终带来的可能是老百姓对你这个工程的巨大的合理怀疑,所以最后事与愿违。

  白岩松:

  没错,反而是一个零,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关注,这样一个非典型性的贪腐,又给我们提了什么样的醒,今后怎么样去防范呢?

  被告人季建业:

  我再次表示知罪认罪,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接受朋友的利益输送,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钱物,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了受贿罪,深感悔恨不已、无地自容。

  解说:

  这是季建业,2015年1月16日,在烟台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在法庭上做出的最后陈述。而认罪、悔罪,也不仅仅是这一次,在他手写的一份万余字的《我的悔过书》中,他也进行了忏悔。

  “私念像精神鸦片,麻痹了我,使我灵魂出窍,闯下大祸;私念像脱缰的野马拉着我奔向深渊,私念、私欲成了毁掉我人生的导火线,成了万恶之源。”

  私念、私欲,这在季建业眼中,是促使他走向贪腐之路的万恶之源。

  专案组成员刘文清:

  这个人的口才非常好,几乎就是你找不着他话里当中有多大的漏洞,你找不着他话当中有多大的漏洞。并且他的记忆非常好。每一天回去他也要想,他也要去琢磨。

  解说:

  季建业,从在职硕士到博士后,常年研究法律的学科背景之下,让最初的案件审讯并不顺利。根据烟台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处处长刘文清的描述,他第一次在秦城监狱审讯室见到季建业时,当时季建业的状态是虽然看起来显得有些落寞,但极为警觉;有问必答,甚至能对一些问题侃侃而谈。直到有一天,这个在刘文清眼中是个应对审讯高手的人,也展示出情感脆弱的一面。

  当聊到家庭,聊到个人给他带来严重的后果时,他便开始痛哭。

  今天,季建业受贿案一审宣判,面对15年刑期,季建业当庭表示,不再上诉。而对于侦办此案的检察官来说,季建业案却并不是一个句号,在对整个案件进行了深度梳理后,检方将其总结为“非典型性贪腐案件”。

  专案组成员隋玉利:

  季建业涉嫌犯罪的事实,具有这种非典型性。他不是一个明显的这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更多的是一种利益,利益的输送。你给我办一个事情,我帮你办一个事情。或者你给我办一个事情,我给你解决一个事情,是一种利益的关系。比如,你帮我办了事情,我要感谢你,我就成立一个公司,你可以来入股,按照你的入股可以给你分红,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利益,我给你反馈给你一种利益。

  解说:

  用季建业自己的话说,“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而在检察官看来,正是季建业政商两界的朋友圈,造就了他走向贪腐的特殊心态。

  白岩松:

  其实从中国官场的清风的建设来说,此时需要一个非典型性的贪腐案件,为什么,它会像镜子一样提醒我们,这种事情如果你要不注意的话,它是典型性的存在,而且你会疏于防范、疏于监督的。那么针对这一点,继续连线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高秘书长您怎么看今后类似这样的一个,大家觉得又像朋友圈具有某种隐蔽性的怎么样监督和更好的防范?

  高波:

  我想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个就是领导干部要做实他个人事项的报告制度,包括他的身边人,家里人,朋友圈,那么在利益冲突的这个预防方面,要建构一个机制。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现在中央纪委的王岐山书记讲,要把纪律挺在法律的面前,就是我们不能够再坐等我们的领导干部带病做官,小毛病养大,让他们在法律的防线和纪律的防线之间做自由落体的运动,应该坚持抓早抓小,小病马上就治,那么防止我们的领导干部要么是好战友好兄弟,要么就成了就阶下囚。

  白岩松:

  没错,一旦退到最后用法律的这个防线来防的时候,其实不光组织损失,他个人的这种命运其实也发生了这种改变,因此要防微杜渐,同时这种非典型性的贪腐也提醒我们每一个人,它是存在,因此每一个人要睁大眼睛去看好它。


初审编辑:王海燕 二审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