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聂拉木县干部才登— 肩膀上的伤与爱

2015-05-11 13:12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地震来袭时,聂拉木女孩才登受了两次伤:一次是在逃生时,用手挡住从天而降的飞石;另一次是从废墟里救人时,右肩被石头砸成“锁骨骨折”。地震后,才登转了三次院,感受到了更多人对她的爱。

  地震来袭时,聂拉木女孩才登受了两次伤:一次是在逃生时,用手挡住从天而降的飞石;另一次是从废墟里救人时,右肩被石头砸成“锁骨骨折”。地震后,才登转了三次院,感受到了更多人对她的爱。

  27岁的才登是日喀则市聂拉木县旅游局的一名公务员。“4·25”尼泊尔地震发生时,她正在旅游局2楼的家里休息。突然间,地板不停摇晃,桌子上的东西也七零八落往下掉。才登意识到地震来了,而已变形的房门也阻断了她逃到一楼的去路。

  “我爬上了窗户,一楼下面刚好有一堆沙土,原本是准备修房子的,我就直接跳到了沙堆里。”才登说。刚一落地,飞石就如雨点般砸了下来,才登一边用手尽量挡住石头,一边赶紧向大街方向跑去。

  旅游局外的大街是一条几百米的斜坡,尽头是警务站。才登和人群一起向警务站跑去,刚才被石头砸伤的手臂和头开始流血,血水浸入眼睛里,眼前一片朦胧的红,耳边不时传来“轰隆隆”的落石声。

  “阿佳,快来救我。”才登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呼救。这声音发自平时大街上做首饰生意的女孩,才登经常与她打招呼,但从来没坐下聊过天,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才登努力地瞪了瞪被鲜血模糊的眼睛,看见她半个身子被埋在废墟里,满脸是血,一只手露在外面呼救。

  才登赶紧跑到女孩跟前,拉住她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将她往外拽。又是几声巨响,才登感到天摇地晃,回头一暼,一块滚落的巨石正好砸中了旅游局的房子,就像踢足球般把房子“踢”出了几米远。几乎同时,一块石头砸中了才登的右肩上,刹那间,她失去了意识。

  “也许过了十几秒吧,我醒了过来。被救的女孩也挣扎着快要从废墟里爬出来,我的手还紧紧地抓住她。”才登说。回想起这一幕,她才发现,自己被砸中的位置正好位于女孩的头顶上方。这右肩上重重的一击,既是不幸,又是万幸。

  后来赶到的警务站官兵把才登和女孩扶到空旷的地方。刚才还用力救人的肩膀疼得让她侧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一些村民脱下衣服为她擦干净脸上的血,用围巾帮她包裹住流血的头。

  在樟木镇人民医院,才登靠止痛药度过了震后的第一夜。在日喀则解放军第八医院,她被确诊为右肩“锁骨骨折”,肩膀和手臂也被打上木板固定。没有一个亲人,才登连下床都很困难。

  令她感动的是,与她一起被转移出来的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主动照顾她,陪她聊天、喂她吃饭,甚至帮她倒便盆。“他们中,有的与家人失去了联系,有的自己也在地 震中受了伤,但待我就如同亲人一样。”令她欣慰的是,她从病友口中听说,从废墟里救起的那位女孩只是腰椎挫伤,休息几个月便可以康复。

  如今,才登又转院到了自治区人民医院,准备接受右肩手术。才登说,虽然自己肩膀受了伤,但也感受到了更多人对自己的爱。“救人是一种本能,如果时间倒回到那一刻,我依然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