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揭秘贪官外逃七步法:转移资产猛捞一笔后不辞而别

2016-01-13 09:22 来源:法制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随着地下钱庄案件的曝光,“狐狸”和那些被“偷”出境外的国家财产成为2016年开年的关键词。

  点击进入下一页 

  贪腐人员将赃款转移到境外,大多通过地下钱庄,利用离岸公司账户、非居民账户等方式进行。有效预防和打击非法转移资产活动,要加强对金融机构的反洗钱监管力度,严格依法依规惩处不遵守反洗钱规程的行为及责任人

  2015年破获地下钱庄案件83起,是2014年破案数的7倍;

  捣毁窝点7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1名,是2014年的4倍;

  冻结可疑交易账户3491个,冻结金额6.65亿元,查扣金额是2014年的2.5倍;

  已破案件涉案金额高达2072亿元。

  这组数字是广东省公安厅近日发布的。

  在这一串数字背后,更让人瞠目的是那些使用地下钱庄的人——贪腐人员,尤其是外逃贪官。在广东省佛山市等地公安共破获的4起地下钱庄案中,地下钱庄“服务”的对象,就有中央纪委“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人员。

  而就在此前,中国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刘建超曾公开表示,许多外逃人员出逃时带走大量非法所得资金,并利用这些资金为自己的不法行为辩护,这破坏了法律和公正,中国需要寻找途径制止这类现象。

  随着地下钱庄案件的曝光,“狐狸”和那些被“偷”出境外的国家财产成为2016年开年的关键词。

  贪官成地下钱庄“大客户”

  通过对近年来外逃贪官的案例进行分析,基本可以总结出这样一条外逃路径:转移资产——家属先行——准备护照——猛捞一笔——辞职或不辞而别——藏匿寓所——获得身份,俗称“外逃七步法”。

  第一步至关重要,最能体现贪官处心积虑、精心准备之策。

  央行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的一份课题报告详细披露,中国腐败分子通常利用现金走私、经常项目下的交易、对外投资以及信用卡工具、借道离岸金融中心、海外直接收受、借道境外特定关系人等8种途径向境外转移资产。

  在这8种途径中,现金走私是外逃者曾经认为的相对比较安全的方式——尽管有更快捷的代理机构转移现金方式,但考虑到安全因素,许多贪官甚至采用蚂蚁搬家式的“水客”携带现金方式,这种方式虽然笨拙,转移大量资金比较慢,但不易暴露。

  随着国家查处力度加大,风险也骤增,携款外逃这种陈旧、笨拙和低层次的资产转移方式渐渐被“狐狸”弃用。

  取而代之的,是“人赃分离”。洗钱,则成为向境外转移资产尤其是大宗资产的主要方式。

  洗钱,就需要地下钱庄。据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局长黄守应介绍,一些贪污腐败分子通过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将巨额资金转移到境外,逃避打击。在广东省佛山市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中,一腐败官员竟转移逾千万元到澳门赌博挥霍。

  而未被这位经侦局长点名的挥霍者,便是被押解回国半年有余的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上的“二号人物”李华波。

  随着时间推移,除了传统的地下钱庄转移方式,利用经常项目下的交易、离岸金融中心、境外投资形式向境外转移资产的,多为大型企业高管人员或某项具体业务的负责人员。

  这次,在手段翻新的名单上,仍有李华波。

  李华波将犯罪所得钱款存入其在国内选择的空壳公司——鄱阳县锦绣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账户,并串通新加坡“中央人民币汇款服务有限公司”的老板,通过该汇款公司在中国指定或持有的银行账户进行转账,将巨额资金转移到新加坡,再存入其妻子的账户。由此,资产转移各个环节均不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