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6-08-25 16:08 来源:观察者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6年8月22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了《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不少新闻报导或者转载了。新闻中说,以“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是30余年来在人类发展领域中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作者:陈 经

  2016年8月22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了《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不少新闻报导或者转载了。新闻中说,以“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是30余年来在人类发展领域中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按报告中所述,1980年—2014年期间,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从0.42增至0.727,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在1990年处于低水平人类发展组别的47个国家里,中国是唯一一个在2014年成功跻身高人类发展水平组别的国家。

  初看这是一个好消息,经过这么多年,中国总算变成“高水平”了。但是我查到了这个报告在联合国网站的原始文件之后,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的官网地址,具体的指数排名pdf文件的网址,中文版摘要。)

  在这个2014年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中国在188个国家与地区中居然只排第90位。之所以说中国变成了“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只是因为中国的数值高于0.7了,就成高水平了,有105个国家与地区是“高人类发展水平”的。而“高水平”上面还有一个“极高发展水平”,是指数得分高于0.8的,共有49个国家与地区。低于0.7的又有两类,0.55到0.7的是“中等人类发展水平”,低于0.55的是“低人类发展水平”。这么一看,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这报告拿“高水平”这个好词哄人开心呢?一半以上都高水平,不合理。而且上面还有个“极高水平”,不注意还以为“高水平”就到顶了。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4人类发展指数排名1-49位,极高人类发展水平的国家与地区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4人类发展指数排名50-105位,高人类发展水平的国家与地区

  再仔细看排名,中国这个第90名是并列的,蒙古和斐济和中国指数得分一样也是0.727。斯里兰卡排第73名,领先中国挺多位的。还有约旦、阿尔及利亚之类的国家,都比中国高。这么看来,中国这“人类发展指数”状况堪忧,搞了30多年,还是不如一堆不怎么样的发展中国。开个发布会报喜,说发展到“高水平”了,这是怎么一个说法?

  这事还是得把HDI的计算方法搞清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HDI指数计算的基础数据

  联合国对HDI的计算方法有多次调整。2010年调整以后, HDI的计算只依赖四个基础数据:

  1. 预期人均寿命(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2. 平均学校教育年数(Mean years of schooling),25岁以上的人在校受教育的平均年数。

  3. 预期学校教育年数(Expected years of schooling),5岁的儿童预期将接受教育的年数。

  4. 人均国民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 per capita,GNIpc),以2011年PPP调整的美元计。

  这四个基础数据是188个国家与地区每个都有的,来源是联合国组织或者引用的调查。其中的国民收入(GNI),和GDP的概念也差不多。1993年联合国把GNP改称为GNI。GNP和GDP一个是国民生产总值,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产出,区分内资外资,一般差别不大。所以不要把“人均国民收入”当成是“人均收入”这样的工资收入数据,它还是和GDP差不多的。

  中国的基础数据是,预期人均寿命75.8岁,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是7.5年,预期学校教育年数是13.1年。人均国民收入是12547美元,比2014年官方汇率人均GDP数值7485美元上调了约67%,当然其它国家的也上调。调整以后中国的人均数值虽然大了不少,相比汇率GDP排名还低了几位,别的国家上调得更多。

  指数的计算方法

  根据四个基础数据,算出三个指数:寿命指数、教育指数、收入指数。三个指数都试图归一化成0到1之间的一个数值,数值越大越好。教育指数又是由两个次级的教育指数算术平均得来的。最后,HDI指数是寿命指数、教育指数、收入指数三个数值的几何平均,即三个指数相乘再开三次方,也是一个0到1的数值。

  1. 寿命指数

  寿命指数 = (预期人均寿命- 20) / (85-20)

  这个85是有意义的,相当于设置了一个最高的值,没有国家与地区高于这个高限。2014年预期人均寿最长的是香港84岁和日本83.7岁。20是一个最低值,如果人均寿命只有20,得分就是0。这个值不是随便设计的,历史研究表明,如果一个族群的人均寿命低于20这个生殖年龄,族群就会消失。当然没有国家这么低,再差的国家多少也能得一些分。2014年预期人均寿命最低的国家是斯威士兰,只有49岁,当地爱滋病横行,2006年HIV感染率39.2%,预期寿命低至30多岁,现在是已经好转了一些。斯威士兰的寿命指数是0.446。中国的寿命指数是0.858,还算可以。

  2. 教育指数

  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指数MYSI = MYS/15

  这个归一化处理更简单,平均教育年数高达15的,指数值是1.0。2014年平均教育年数最高的是德国和英国的13.1,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13.0,指数值0.87也不太高。联合国认为没有国家的教育是完美的。最差的也不会是0,多少会有些分数。尼日尔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最差为1.5,乍得1.9,非洲还有几个低于3年的。中国平均教育年数是7.5,MYSI指数值是0.5。

  预期学校教育年数指数EYSI = EYS/18

  归一化处理和MYSI一样,只不过上限变成了18。2014年预期教育年数最高的是澳大利亚的20.2,新西兰的19.2,冰岛的19.0,有些国家超过了18年,就技术处理成18年,指数值为1.0。这些国家的5岁小孩预期在学校超过18,能读过硕士还高了,不过也可能是在学校里一直混着不毕业。最低的是厄立特里亚的4.1,尼日尔的5.4。中国预期教育年数是13.1,EYSI指数值是0.728。

  教育指数 = (MYSI + EYSI) /2

  两个学校教育指数作算术平均就是最终的教育指数。中国的教育指数是0.614。

  3. 收入指数

  收入指数(II) = (ln(GNIpc)-ln(100))/(ln(75000)-ln(100))

  各国的收入指数差距拉得比较大,可能有几十上百倍的差距,比教育年数与寿命的差距大得多。所以不能拿绝对值差异来算收入指数,不然一堆国家的指数值都是接近于0。对收入数值取自然对数,相当于用对数坐标显示收入差距,就能看出一些层次了。高限取75000,而不是更高的值,如果有国家收入比这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