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6-08-25 16:08 来源:观察者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6年8月22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了《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不少新闻报导或者转载了。新闻中说,以“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是30余年来在人类发展领域中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作者:陈 经

  2016年8月22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了《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不少新闻报导或者转载了。新闻中说,以“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是30余年来在人类发展领域中进步最快的国家之一。

  按报告中所述,1980年—2014年期间,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从0.42增至0.727,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在1990年处于低水平人类发展组别的47个国家里,中国是唯一一个在2014年成功跻身高人类发展水平组别的国家。

  初看这是一个好消息,经过这么多年,中国总算变成“高水平”了。但是我查到了这个报告在联合国网站的原始文件之后,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的官网地址,具体的指数排名pdf文件的网址,中文版摘要。)

  在这个2014年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中国在188个国家与地区中居然只排第90位。之所以说中国变成了“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只是因为中国的数值高于0.7了,就成高水平了,有105个国家与地区是“高人类发展水平”的。而“高水平”上面还有一个“极高发展水平”,是指数得分高于0.8的,共有49个国家与地区。低于0.7的又有两类,0.55到0.7的是“中等人类发展水平”,低于0.55的是“低人类发展水平”。这么一看,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这报告拿“高水平”这个好词哄人开心呢?一半以上都高水平,不合理。而且上面还有个“极高水平”,不注意还以为“高水平”就到顶了。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4人类发展指数排名1-49位,极高人类发展水平的国家与地区

  陈经:中国人发展指数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2014人类发展指数排名50-105位,高人类发展水平的国家与地区

  再仔细看排名,中国这个第90名是并列的,蒙古和斐济和中国指数得分一样也是0.727。斯里兰卡排第73名,领先中国挺多位的。还有约旦、阿尔及利亚之类的国家,都比中国高。这么看来,中国这“人类发展指数”状况堪忧,搞了30多年,还是不如一堆不怎么样的发展中国。开个发布会报喜,说发展到“高水平”了,这是怎么一个说法?

  这事还是得把HDI的计算方法搞清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HDI指数计算的基础数据

  联合国对HDI的计算方法有多次调整。2010年调整以后, HDI的计算只依赖四个基础数据:

  1. 预期人均寿命(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2. 平均学校教育年数(Mean years of schooling),25岁以上的人在校受教育的平均年数。

  3. 预期学校教育年数(Expected years of schooling),5岁的儿童预期将接受教育的年数。

  4. 人均国民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 per capita,GNIpc),以2011年PPP调整的美元计。

  这四个基础数据是188个国家与地区每个都有的,来源是联合国组织或者引用的调查。其中的国民收入(GNI),和GDP的概念也差不多。1993年联合国把GNP改称为GNI。GNP和GDP一个是国民生产总值,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产出,区分内资外资,一般差别不大。所以不要把“人均国民收入”当成是“人均收入”这样的工资收入数据,它还是和GDP差不多的。

  中国的基础数据是,预期人均寿命75.8岁,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是7.5年,预期学校教育年数是13.1年。人均国民收入是12547美元,比2014年官方汇率人均GDP数值7485美元上调了约67%,当然其它国家的也上调。调整以后中国的人均数值虽然大了不少,相比汇率GDP排名还低了几位,别的国家上调得更多。

  指数的计算方法

  根据四个基础数据,算出三个指数:寿命指数、教育指数、收入指数。三个指数都试图归一化成0到1之间的一个数值,数值越大越好。教育指数又是由两个次级的教育指数算术平均得来的。最后,HDI指数是寿命指数、教育指数、收入指数三个数值的几何平均,即三个指数相乘再开三次方,也是一个0到1的数值。

  1. 寿命指数

  寿命指数 = (预期人均寿命- 20) / (85-20)

  这个85是有意义的,相当于设置了一个最高的值,没有国家与地区高于这个高限。2014年预期人均寿最长的是香港84岁和日本83.7岁。20是一个最低值,如果人均寿命只有20,得分就是0。这个值不是随便设计的,历史研究表明,如果一个族群的人均寿命低于20这个生殖年龄,族群就会消失。当然没有国家这么低,再差的国家多少也能得一些分。2014年预期人均寿命最低的国家是斯威士兰,只有49岁,当地爱滋病横行,2006年HIV感染率39.2%,预期寿命低至30多岁,现在是已经好转了一些。斯威士兰的寿命指数是0.446。中国的寿命指数是0.858,还算可以。

  2. 教育指数

  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指数MYSI = MYS/15

  这个归一化处理更简单,平均教育年数高达15的,指数值是1.0。2014年平均教育年数最高的是德国和英国的13.1,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13.0,指数值0.87也不太高。联合国认为没有国家的教育是完美的。最差的也不会是0,多少会有些分数。尼日尔平均学校教育年数最差为1.5,乍得1.9,非洲还有几个低于3年的。中国平均教育年数是7.5,MYSI指数值是0.5。

  预期学校教育年数指数EYSI = EYS/18

  归一化处理和MYSI一样,只不过上限变成了18。2014年预期教育年数最高的是澳大利亚的20.2,新西兰的19.2,冰岛的19.0,有些国家超过了18年,就技术处理成18年,指数值为1.0。这些国家的5岁小孩预期在学校超过18,能读过硕士还高了,不过也可能是在学校里一直混着不毕业。最低的是厄立特里亚的4.1,尼日尔的5.4。中国预期教育年数是13.1,EYSI指数值是0.728。

  教育指数 = (MYSI + EYSI) /2

  两个学校教育指数作算术平均就是最终的教育指数。中国的教育指数是0.614。

  3. 收入指数

  收入指数(II) = (ln(GNIpc)-ln(100))/(ln(75000)-ln(100))

  各国的收入指数差距拉得比较大,可能有几十上百倍的差距,比教育年数与寿命的差距大得多。所以不能拿绝对值差异来算收入指数,不然一堆国家的指数值都是接近于0。对收入数值取自然对数,相当于用对数坐标显示收入差距,就能看出一些层次了。高限取75000,而不是更高的值,如果有国家收入比这还高就当是75000。2014年人均国民收入最高的是卡塔尔的123124美元,接着是科威特的83961,再高也没意义了。最低的是中非共和国的581美元和布隆迪的758美元。中国2014年的人均国民收入是12547美元,收入指数是0.730。

  4. 最终的HDI指数

  HDI指数 = cuberoot(寿命指数*教育指数*收入指数),开三次方作几何平均。

  为什么用几何平均,而不用算术平均?这是联合国想搞“一票否决”。

  2010年引入了几何平均这个算法,以前是用算术平均。如果用算术平均,有两个数值过得去,能把另一个低分给补一下。用几何平均算法,得一个低分,另两个高分作用也不大,最终还是低分。

  对这个计算方法,联合国网址提供了一个简单的excel文件,直接把一个国家的四个基础数值填进去各分项指数和HDI数值都出来了。

  中国的HDI指数就是 cuberoot(0.858*0.614*0.730) = 0.727,排名188个国家中的第90位。

  相应的,蒙古的四个基础数据是,预期人均寿命69.4岁,人均学校教育年数9.3,预期学校教育年数14.6,人均国民收入10729美元。三个指数分别是寿命指数0.760、教育指数0.716、收入指数0.706,最后几何平均一下,正好和中国一样是0.727。和蒙古相比,中国寿命指数领先多点,收入指数也领先一点,但是教育指数落后不少,最后落得人类发展指数和蒙古一样了。

  中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较低的原因

  仔细分析各国的四项基础数据以后会发现,中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主要是被较低的教育指数拖了后腿。中国人均预期寿命相对较好,是提分的项。报告中人均国民收入这项中国排83,比HDI指数排名要高7位,也没有拖后腿。0.614这个教育指数就只是“中等人类发展水平”,要靠其它两项拉分,才把中国拉到“高人类发展水平”。

  在排名50-90的“高人类发展水平”各国中,中国的平均受教育年数7.5是最低的,其它国家一般有8-12年的平均受教育年数。这是指25岁的成人受教育的平均年数,7.5年只是比小学毕业好点,初中都没毕业。这个数值实在有点惨。难道中国成年人的平均教育水平真是初中没毕业?

  2015年12月6日,中山大学发布了《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5年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劳动力受教育年限以中等教育为主,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28年。初中毕业的占比最高,为46.97%;其他劳动力受教育程度由多到少依次为小学、普通高中、中专、专科、本科及以上。

  中山大学发布的9.28年和联合国引用的7.5年,还是能互相印证的。中山大学统计的是劳动人口,而平均受教育年数还要统计退休人口的教育水平。全国老人数量已经超过2亿,这些人口如果平均只有小学水平,确实可能将25岁以上人口的平均教育年数降至7.5年。

  这个数据可能和人们的直观感觉不同。一般人总会认为初中文化是一个较低的文化水平,但按联合国的中国平均受教育年数,初中文化已经高于中国成年人的平均水平了,能够拉高全体国民的教育水平。这可能是因为大量农村老人很少出来活动,年纪较大教育水平较低的人口社会能见度也不高。

  这也说明,改革开放之前,以及改开之后的一段时间,中国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并没有搞得太好。实际上直到1985年5月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才决定要以法律形式把九年制义务教育定下来,1986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正式颁布。各地教育水平参差不齐,初中都上不了的人并不少。

  这也是因为建国以前底子太薄,小学文化水平的都算是有文化了。建国后,虽然初等教育发展速度较快,但由于人口众多,还是有很多人上不了初中。1965年初中招生人数仅300万人,高中46万人。1966、1967两年,初中招生人数还降到273万、198万人。1968年恢复增长至648万人,之后每年都快速增长,到1976年初中招生人数2344万人,高中861万人。这说明在1967年以前,大部分人是上不了初中的。而1968年到1976年这几年中,也还是有大量人口没有上初中,虽然希望越来越大。再加上年纪更大一些的,这些没有上初中的人口过了40-50年后,不少已经退休,没退的也快了。

  风云学会会长袁岚峰的父亲刚上初中时,就碰上文革停课闹革命。于是他的学历很长时间内是“完全小学”,直到努力拿了个函授大学文凭,后来更付出了超人的努力当上了副教授。但是有多少人有袁教授的能力?

  这是历史造成的因素,大量年纪较大的人口的平均教育年数不高,拖低了教育指数。教育指数中MYSI只有0.5,而ESYI有0.728情况有所好转,二者平均0.614,是MSYI拖累了指数。中国2014年5岁儿童的预期受教育年数是13.1,排名50-90的“高人类发展水平”各国数值一般为12-15,中国差得不多。由于ESYI计算时是除以18,就算中国落后2年差值只有0.1。而MSYI计算时除以15,中国落后可能多达4.5年,落后的数值就多达0.3了。

  分析清楚后,我们就可以有信心地给出结论了。中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较低的原因是平均教育年数不行,而这是历史因素。大量退休与即将退休的人口只有小学学历。中国劳动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数就显著好转了。而且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这个数值会持续好转。我们也可以预期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会继续大幅上升。

  而且人类发展指数的计算过于简单,并不能说明中国的情况。中国的基础教育水平是相当高的,在全球都算是领先的,上海中学生的PISA测试成绩全球第一。中国一年的基础教育可能比发展中国家二年教得还好,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英国甚至在试点以后,准备大规模学习中国的基础教育模式。人类发展指数的计算只看在学校的年数,不考虑质量,这并不能正确评估中国教育的发展水平。

  还有经常提到的中国人均GDP低估的问题。从实际生活水平与各类商品消耗来看,中国的人均GDP排名不应该是80多名,应该是50名左右更合适。考虑这个因素,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又被低估了不少。

  总的来说,如果进行公平的调整,如对教育指数乘以一个质量系数,对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数值进一步上调,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会得到较大的提升。但也并不需要去争这种虚名,我们搞清楚人类发展指数对中国的意义就好了。(陈 经)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