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无奋斗不青春】长五总装团队:正值芳华肩负新使命 我为祖国铸利“箭”

2018-05-06 13:06 来源:央视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年年底,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将再次出征太空,而这次发射的成败也直接影响着嫦娥五号的发射和中国空间站的建立。

  央视网消息:今年年底,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将再次出征太空,而这次发射的成败也直接影响着嫦娥五号的发射和中国空间站的建立。

   

   

  目前,火箭的总装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然而您可能想不到的是,这支为国铸剑的总装团队近七成都是90后的年轻人,平均年龄还不到28岁。记者日前首次走近这群正值芳华,肩负新使命、新责任的年轻人,去感受他们用奋斗与梦想书写的别样青春。

  

  我叫刘洋,是大火箭总装车间副组长,今年28岁,我和我的团队正在进行长五总装工作。我们从最早的长五遥一,到现如今的长五系列运载火箭,我们经历了很多第一次和困难。如今是我工作的第五个年头,我的青春就是和这些大火箭作伴,让它们承载我们的梦想飞向太空去探索无限的奥秘。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我们总装车间一共156人,其中99人是90后,平均年龄不到28岁。你看我,我都是他们老大哥,我是90年的。”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还记得我们刚入职的时候,遇到的第一发火箭就是长五遥一火箭,当时就是新人遇到了新火箭,所有人都压力特别大,但是我们的冲劲也比较足。我记得当时有人睡觉的时候都抱着图纸睡着了。 ”

   

  刘洋所说的长征五号第一发火箭,是中国人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梦想。首飞的成败标志着我国能否从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但事实上,国际上的大型火箭发射成功率还不足百分之五十,总装是火箭成型的最后一道工序,刘洋和他团队的压力可见一斑。  

  

  他们的工作就是要把上万个零件手工组装到一起,融合成一发真正的火箭。大到6米长的火箭管路,小到一颗螺丝钉都有毫米级的标准。对于刘洋和他的团队来说,有细心与恒心,而唯一缺乏的就是时间。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我们总装车间40个人,要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完成近5万个零件的总装工作。大家基本都是连轴转的,送我们进去的是朝阳,迎接我们出去的又是第二天的太阳。”

   

  总装工作中最难的就是舱内作业,可是为了赶上进度,队员们经常在密不透气的舱体里一干就是4个小时。由于进、出舱极为不便,队员们经常半天都不喝一口水。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张春江:“里面的光线特别暗,只能靠头灯上这点光,最热的时候能达到将近40度。工作一天出来衣服都湿透了,感觉像洗过澡一样,和肉贴在一起了。”

  

  长五火箭首飞前,要做好几百项试验,其中整流罩分离试验尤为关键,可就在第二次试验时,问题出现了。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因为整流罩有两个分离面,横向的分开了,纵向的没分开,就像贝壳一样,它这个贝壳没打开。”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窦佳星:“因为横向分完了以后,钢索长度余量不够了,然后直接把那个分离插头都脱开了。”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在这个情况下,我们需要有人进舱去确认这个插头到底是插接的还是断开的,需要确认这个状态。”

  

  只有重新把分离插头插上试验才能继续,可由于舱口极为窄小,只有身材瘦小的人才能勉强进入,这个时候,装配工窦佳星主动提出进舱检查。然而此时,由于横向分离面已经分离,弹簧处于工作状态,整流罩也处于半悬浮状态,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窦佳星:“进去以后的话,基本上都是得这样操作,根本就没办法翻身,然后那个必须得以最快的速度插接完,然后再出来,因为它里边是那个炸药,有可能伤到人。”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雒云云:“窦佳星在星罩里待了有30分钟,我记得那段时间就是特别的漫长,我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特别特别的紧张,对他在做的工作是感同身受的,后来他从操作口里冒出头的那一刻,我觉得就是心一下子就静下来,他跟我们摆了摆手,我们就知道故障排除了,这次试验成功了。”

   

  正是这样一群不服输的年轻人,把一颗颗冰冷的零件组装成真正的大火箭。

   

  2016年11月3日,长征五号大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首飞成功,火箭腾飞的那一刻,也正是他们最自豪的时候。

  

  成功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这片刻的喜悦,因为接下来,他们就将投入到下一发火箭的任务中。就在不久前,一次新任务的现场,就发生了让所有队员们既幸福又难忘的一幕。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林婕:“他在庆功宴上跟我求婚,我觉得他特别勇敢,特别的爷们,像90后的样子。”

  

  林婕和田超群相爱在火箭总装之初,定情于火箭发射成功的那一刻。如今,林婕在天津负责长五火箭的总装,而田超群则在文昌航天发射场为新一发的火箭任务忙碌着,虽然相隔千里,可心却一直连在一起,因为他们都在为中国航天事业努力奋斗着。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副组长 刘洋:“我入职时是一张白纸,现在在我这张白纸上已经画上了航天蓝。在未来,我要把更多的色彩涂在我这张青春的白纸上。”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窦佳星:“我作为一名航天人,本身就应该把自己的所有梦想,所有努力用在这份事业上。”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天津火箭公司总装车间火箭装配工 雒云云:“为自己的事业做出贡献,这就是青春,不管不分年龄,它是一种心态。你有一个目标去向着它走,不管是当中是有石头有山,有水,越过去,这就是奋斗。”

   

  “无奋斗,不青春!”

  

 


初审编辑:宋莉 二审编辑:李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