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2日

媒体批日本强盗逻辑:我可以屠城,你不能出声

中国外交部10日表示,中方将有关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一些珍贵历史档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也称世界记忆遗产名录)。11日,日本要求中方撤回申请。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天表示,我们不接受日方的无理交涉,也不会撤回有关申报。1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批日本强盗逻辑:“只许我侵略屠城,不许你发言出声”。文中说,“历史”和“未来”密不可...

分享到:
1.jpg

针对中国将有关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一些珍贵历史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一事,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6月11日声称日方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已就此向中方提出抗议,并妄称中方申报“基于政治目的”,要求中方撤回申请。菅义伟甚至辩称南京大屠杀“具体遇难人数尚存各种疑问,政府难以作出判断”。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明确表示,中方不接受日方的无理交涉,也不会撤回有关申报。

日本高官如此表态,显然是在说:只许我侵略屠城,不许你发言出声。这分明是日本的强盗逻辑。

南京大屠杀和日本强征慰安妇是人类历史上的黑暗一幕,日军犯下的这些累累罪行铁证如山。中央档案馆、南京侵华日军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7家档案馆和纪念馆,就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档案正式联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所提交的档案都是各家档案馆和纪念馆挑选的最珍贵、最典型、最具有说服力的档案史料,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面对日本历史上令人发指的阴暗面,日本政府不感到非常羞耻,反而对中方真实还原历史的做法感到“非常遗憾”;对于日本二战期间违人道、侵人权、反人类的行为,日本政府不深刻反省,反而质疑中方的申报工作是基于“政治目的”的“炒作”。日方自己不断否认历史,拒不反思历史,却对于中方牢记历史、珍惜和平、捍卫人类尊严的举动提出所谓“抗议”,甚至大言不惭地要求中方“撤回”有关申报。

日方如此强盗逻辑和强盗行径,令人愤慨,却并不出人意料。日本国内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已成为一种潮流,花样不断翻新,上至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下至在靖国神社门前游走的日本右翼分子,蓄意挑战国际公理的底线。日本屡次修改历史教科书,对于中韩等国的抗议置之不理。在美国国会议员于2007和2014年先后提出并审议涉及日军强征慰安妇问题的决议案时,日本政府百般阻挠。在美国洛杉矶准备设置慰安妇像时,十几名日本地方议员竟然组成所谓“抗议设置慰安妇像的全国地方议员会”并前往洛杉矶,向当地政府递交要求拆除雕像的抗议信。

日本何止在侵略历史问题上奉行强盗逻辑。日本把从中国窃取的钓鱼岛称为“日本的固有领土”。安倍把修改和平宪法、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等挑战国际秩序、激化地区局势的举动都归结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政府在历史、领土和安全等问题上屡屡刺激、挑衅邻国,还搞什么牵制中国的“民主安全菱形”,这哪里是“积极和平主义”?分明是对和平的“积极挑衅”。

历史是一面镜子,现实也是一面镜子,国际公理更是一面明镜。日本抗议中方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折射出日本扭曲的历史观,以为靠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就能使日本赢得世人尊重,使日本在世人面前“挺直腰板”做一个“正常国家”。这种心理本身就是扭曲的,既缺乏历史感,又缺乏现实感,以为日本靠着“民主国家”和“发达经济体”这两张招牌就能混迹于世界民族之林。

中国此次申报世界记忆名录并非存心同日本过不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一直是中日恢复邦交以来中国对中日关系的基本立场和主张。“历史”和“未来”密不可分,日本如果不能以历史教训为殷鉴,痛定思痛、真诚反省,怎么能重塑日本的民族之魂和国家形象呢?

日本要阻碍历史成为世界记忆,将是徒劳的。与其花心思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日本不如花工夫反思历史,坚持走和平道路,以免陷入自己编织的强盗逻辑而不能自拔,毁了前程。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贾秀东为本报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外交部发言人:申报目的是牢记历史

   

10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国政府是否将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相关档案和文献申报了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一直积极参与世界记忆名录的申报工作,目前已有9份文献遗产入选名录。中方此次申报的相关历史档案真实、珍贵,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符合有关申报标准。中方将有关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一些珍贵历史档案进行申报,目的是牢记历史,珍惜和平,捍卫人类尊严,以防止此类违人道、侵人权、反人类的行为在今后重演。

不接受日方无理干涉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1日在记者会上透露,有关中国政府将二战期间南京大屠杀及慰安妇相关资料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一事,日方已向中方提出抗议并要求撤回申请。

日本媒体报道称,菅义伟表示“在需努力改善日中两国关系的特殊时期出于政治目的利用教科文组织,对两国间过去的一段负面遗产做不必要的强调,令人极为遗憾”。菅义伟称日本已经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抗议。关于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问题,菅义伟强调“虽然不能否认日军进入南京后存在杀害平民及掠夺的行为,但具体遇难人数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政府难以做出判断。”

日方11日要求中方撤回申请。当天下午,在中国外交部的例会上,华春莹再次被问到关于申报的问题。华春莹表示,我们不接受日方的无理交涉,也不会撤回有关申报。

据悉,“慰安妇”指二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日本民间调查团体推算,二战期间,日军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慰安妇”的人数多达70万。(来源:新华网等)

联合国确认受理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档案申遗

6月11日,民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参观幸存者照片。中国将为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文献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6月11日,民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参观幸存者照片。中国将为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文献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6月4日,韩国首尔,韩国慰安妇和民众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集会,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并解决慰安妇问题。

6月4日,韩国首尔,韩国慰安妇和民众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集会,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并解决慰安妇问题。

联合国确认收到中国申报

教科文组织7月中旬将公布中国申报内容

昨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新京报确认,该组织已经收到了中国将日本强征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世界记忆”计划)的申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闻专员伊莎贝拉·芬尼斯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次中国申报档案的具体内容将于7月中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计划的网页上公布。

据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不参与“世界记忆”计划的评选过程,只是作为中间机构,协调申报者和评审委员会的工作。独立的专家将会通过一系列的评判标准,决定申报内容的真实性、重要性和独特性。

据芬尼斯介绍,评选过程中不需要投票。接到一项申报之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先会将申报内容发送给注册委员会和技术委员会,让委员们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将再转给拥有14个成员的国际顾问委员会。该委员会将形成最终的推荐意见,并由委员会主席将其提交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2年创建“世界记忆”计划并设立世界记忆名录。世界记忆名录以抢救“濒危”记录、保护无可替代的文献遗产为目的。迄今,全球已有数百份文献入选名录,成为永久的人类记忆。

追访:大屠杀档案申报年初开始准备

专家称南京大屠杀档案首次向联合国进行正式申报

有关学者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年初已经开始准备。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该校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张宪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南京档案馆和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曾经分别提出将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的想法,最后由南京市第二档案馆统一安排这项工作。据其了解,日本强征慰安妇档案的申请主要由上海师范大学进行。

“申报的都是一些文献和资料,不是现写的材料。”张宪文透露,此前中国没有就南京大屠杀档案向联合国进行正式申报,这次应该是首次申报。

南京师范大学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表示,据其了解,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的准备工作从年初就开始了。“南京大屠杀是人类文明史上残暴的暴行。这种负面遗产,也应该让全世界人民了解,并从中吸取教训,包括日本人。”

张连红表示,对于南京大屠杀的性质,日本是承认的,只是遇难人数上有异议。现在日本对中国申报提出抗议,是传统军国主义思想的延续。他说:“日本不应该抗议,而应该支持中国申报,共同反对军国主义。只有这样,日本才有可能走向光明的未来。”

链接:韩拟明年为慰安妇文献申遗

就中国政府单独将日军慰安妇相关文献申报为世界记忆目录一事,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光镒表示,韩方的申报与中方的申报是两码事。韩国官员此前表示,韩国计划于2015年正式提交慰安妇关资料,争取2017年将其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据悉,韩国原登记“慰安妇”人数为237人,现阶段仅剩54人在世。韩国政府去年年底表示,3060份“慰安妇”档案将作为“国家指定记录”永久保存,包括她们的证言、接受心理检查、在记者会和抗议集会中的影像资料以及画作和遗物。这些文件将保存在韩国光州在世原“慰安妇”居住的“分享之家”。

今年3月,韩国女性家庭部长官赵允旋出席第58届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会议时表示,韩国正在积极收集分布在中国、东南亚等地的日军强征慰安妇史料,争取2017年将其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赵允旋表示,韩国政府计划于2015年正式提交相关资料。(以上来源新京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