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7日

玉林官方退出主办狗肉节前后观

夏至将至,玉林官方主办“狗肉节”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爱狗人士抵制,媒体报道……社会各界舆论重压下,西南小城玉林狗肉街“狗”字不见影踪。在当地,吃狗肉是习俗,而在大众心里,狗是忠实的朋友,两者相遇,矛盾便起。之所以激化到如此地步,或许根源在于“狗肉节”,平时吃点有情可原,可大张旗鼓做宣传让人情何以堪?

分享到:
11.jpg

有着600万人口的玉林,是桂东南最发达的一个城市;作为一个西南小城,人们最近对它的知晓,源于一个备受争议的节日——夏至荔枝狗肉节。在这一天,当地人呼朋唤友、三五成群,喝烧酒、吃狗肉、啖荔枝,以应验民间“吃了夏至狗、西风绕道走”(抵御风寒侵蚀)的说法。

从小生活在玉林北流的广西某学院的刘小姐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她记忆中,玉林人夏至吃荔枝和狗肉,只是近十年来才兴起的。“据说还是从我的家乡北流民乐镇起源,只是后来一年比一年疯狂;夏至之夜,玉林遍地是荔枝壳铺就的红地毯和狗骨头堆成的石子路,满城皆飘散着白酒的微醺!”她这样向北青报记者形容。

“广西区和玉林市政府决定退出‘主办’此次狗肉节,因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太大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自治区官员日前告诉北青报记者。

他说,其“退出”标志是,按以往惯例,每年这会儿,省里负责旅游、招商等相关部门的官员都会收到来自玉林市政府方面的邀请;而今年,截至目前,省市两方政府、邀请方和赴邀方,都对狗肉节表现出“零 关联”姿态。

不但如此,处于舆论“高压”下的玉林市政府,在端午节后还针对一定范围的人员出台了特定政策。一位不愿具名的玉林市工商局干部透露,“市政府通过商会向商户发布‘口头通知’,禁止任何人当街宰杀狗类,禁止通过各种字号向公众招徕狗肉生意……一旦发现有商铺违规操作,将暂扣其营业执照!”

地处舆论风暴焦点的一位玉林肉铺老板这样描述:“我至今还记得去年玉林食药监局的李骏青局长在节市上是如何表态的,他说,‘你要是敢干涉吃狗肉,他们会提刀杀人的!’没想到这么快,政府的口风就变了!”

回顾:狗肉节曾是“招牌”

6月6日,玉林市政府通过新华社发布了《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称这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是当地人夏至聚会的一种形式;玉林市各地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6月8日,南宁市所有公交车的中国移动车载电视上,“广西玉林否认政府、民间组织狗肉节”的新闻也在一直滚动播出。

与此同时,在广西,所有被记者问到的民众,提到“狗肉节”时口径皆出奇的“抵触”:一说不是政府组织的;二说当地一直有夏至吃狗肉这习惯。

据玉林市工商局干部特别透露,为了应对媒体,玉林市专门安排了两个“有话语权”的部门接访,其他单位无权就“狗肉节”对媒体“发声”。

然而,当地政府与狗肉节撇清关系并不容易。借“玉林荔枝狗肉节”上位,打出相关产业的推广、包装等“组合拳”,一直是玉林政府相关部门的强项。“借狗肉节‘搭车’运作的商家不计其数。当然他们背后得有政府做后盾力挺。”玉林市工商局这位知情人士说。

他向北青报记者透露,远的不说,仅从第二届玉林药博会的“更期”即可看出端倪。当年的玉林药博会本来没有“狗肉的影子”,硬是在第二届举办时被融入“保健美食”的元素,搭上了“夏至荔枝狗肉节”的顺风车。

北青报记者调查后发现,玉林第二届药博会的会期本来定在2010年下半年,但却因“某种”原因“提前”到了6月份,并且5天的会展定在17日至21日(夏至日),其中还特别“添加”了所谓“保健美食”的元素。

《玉林晚报》2010年4月28日刊发的该“更期”消息,标题即为“玉林药博会首办美食节,荔枝狗肉节成亮点”。该文称:“记者从玉林市旅游局了解到,今年提前到6月举办的第二届药博会,将举办以养生为主题的保健美食节,活动期间恰逢夏至,本市特有的荔枝狗肉节将激情上演。”

该文还透露,“此次首届保健美食节,采取政府主导、部门联动、企业参与的模式”,并且将调子定在“国家战略的北部湾旅游发展规划”上,以期“通过节庆活动营造药博会人气”。

及至会议召开前夕,当地的党报——《玉林日报》又配发专稿称,“玉林首届保健美食节在城区金港大道预展,玉林的荔枝狂欢区被作为这次保健美食节最具吸引力的板块……鳄鱼狗肉、陈二狗肉,这些都是玉林叫得响的老字号。”并且称“玉林电视台作为承办方之一,对首届保健美食节进行全方位的宣传报道”。

现状:狗肉街不现“狗”

食狗餐馆已将所有带“狗”字的店名和菜单或掩盖或铲除

身处舆论风暴“风眼”的玉林狗肉一条街异常平静,食客们该吃吃、该喝喝,店家们该杀杀、该烹烹,乍一看去,“6-21”夏至来前一切如常。

6月11日傍晚,玉林在连下两天雨后,雨势渐弱。5点半,江滨路和新民路交叉路口的狗肉一条街逐渐热闹起来。“高佬脆皮狗肉店”和隔壁的“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餐馆”作为最受熟客追捧的火爆商家,开始宾客如潮。

“高佬店”在晚5点半时还只有六七桌客人,而一个小时后,不但店内的十数桌已满,临街便道和马路侧端也渐被“蚕食”。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高家老伯不停地用杆子撑起新的雨搭,帮助“扩张地带”的食客安顿遮雨。

而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虽然食者吃得香、老板卖得火,但将买卖双方“交集”在一起的“狗”,在狗肉街却只能见其身而不得现其字。

“快看,高佬脆皮狗肉的狗字被红色盖住了!”一个正在“高佬店”内吃饭的女孩,指着对面墙上的招牌字让一旁的男友看。“那又怎样,还不是该吃还吃?”男友不屑地答道。

如果说店内的标识都被“去狗字化”,当街的门楣更被施以“新面孔”:刚刚重新粉刷过的店名——“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餐馆”已经更名为“玉林第一家脆皮肉餐馆”;而临街的“姐弟丽江脆皮烧烤狗”售货车,车主用纸条糊住“犬”字偏旁,变成了“姐弟丽江脆皮烧烤句”。

在江滨路“陈记新馨禾秆脆皮香肉馆”前叫卖的伙计对北青报记者说,他们店刚刚换了去掉“狗”字的店牌,“这纯属为了应对那些环保人士的‘搞事’而做”。问他可曾经历过环保人士“搞事”?他一副曾经沧海的表情:“年年得见。”

北青报记者在狗肉一条街暗访时发现,大到店牌、中到招贴、小到菜单,凡与“狗”字沾边的“宣传品”,“狗”字一律都被遮挡、涂抹、覆盖直至铲除。

“这都是当地个体与私营经济协会的人挨家挨户出面做工作,以社团‘自我管理’的名义让商家做的,为的是避免刺激爱狗人士的‘眼球’。”玉林市工商局的那位干部透露。

源起:“狗肉经济”以千万计

从食客到商家,每个被问到的玉林市民,都信心满满地向北青报记者表示:玉林狗肉节不可能取消。他们很期待这个夏至到来。

“平日能坐三五十桌,夏至那天会更多!”新民路“高佬店”的店主一边手不停歇地割肉称肉,一边回答北青报记者的提问。至于当下每市斤35元的肉价,10天后的“正日子”将飙至何数?他的回答是:“现在很难说,要看当时的情形。只能说日子越近价格越高!”

玉林市豪迪出租汽车公司的张师傅告诉北青报记者,“夏至前后的肉价最少要高出平日七成,有时接近翻倍。”

除了肉价,荔枝狗肉节拉动地方经济的“杠杆效应”俯拾皆是:以张师傅的出租车收入为例,平常日子拉活一天收入150元至200元不等,而夏至前后两三天,每天净收入翻倍,三天的进账约为平时半月的收入。

张师傅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条狗30斤、一斤肉涨20元计算,一万只狗在夏至当日至少要比平日多卖出六七百万元。“所谓的日杀万狗之说,仅是一个保守说法,实际数字远不止此。”张师傅说,再加之酒类、交通、住宿、旅游等“附件”的涨价收入,一个狗肉节“涨出”的附带经济效益要以千万计。

与“狗肉节”一起到来的,还有频发的丢狗事件。6月7日傍晚,家住南宁市的刘女士发现,伴随了她家10年的宠物狗毛毛不见了。“傍晚五六点钟,我们突然发现毛毛不见了。这很反常,因为它从来不会自己瞎走。”

当地的方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毛毛丢失的这个时间节点很敏感:去年狗肉节前半月,他家养了两年的一条宠物犬也“离奇”被盗,事后方先生得知,每年夏至日前,广西都会发生不少家养宠物狗“丢失”事件。

聚焦:正在消失的“狗肉”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与广西比邻的贵州,名扬四海的“花江三绝”(花江狗肉、花江米粉、花江酒)之一的“花江狗肉”已不在当地推荐之列。在网络上搜索“贵州特色地方美食”、“贵州美食攻略”、“去贵州旅游必吃美食”等关键词,跃入眼帘的只有“荞麦肉丁”、“盐酸干烧鱼”、“苗岭酸汤鱼”等内容。

贵州媒体人孙中汉对北青报记者说,若论“传统”,谁也无法和贵州花江狗肉作比,其源于三国,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说花江狗肉既是一种食品,也是一种文化,一点也不过分。

而若论“地方”特色,关岭县花江镇位于安顺以西80公里处,距黄果树景区仅30公里之遥,地处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内。作为民族的传统佳节,“六月六”这天的布依族人依古规要以狗肉款待嘉宾。有案可查的是,花江镇人经营狗肉至少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但你为何听不到贵州人渲染‘六月六’民族节庆?因为古老的也好、传统的也罢,都不意味着可以超越时代人类共识。就吃狗肉而言,能不吃尽量不吃;退一万步讲,吃你尽可以吃,但将它当成‘节日’甚至包装成‘产业’,这就难免引起众怒。”孙中汉说。

在浙江,有600多年历史的金华湖头狗肉节已于2011年终结。原定于2011年10月18日在婺城区乾西乡湖头举行的狗肉节,遭到微博网友的“声讨”,随后包括演艺明星在内的各界人士加入声讨行列。

浙江金华的吴瑞中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作为众多爱狗人士中的一员,他永远也无法忘记2011年9月20日这个日子:“那天,浙江省委组织部长蔡奇发出了8个字的微博:狗肉节已永久取消。

去年6月18日,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等大约20家机构组织共同发出《关于取缔“玉林夏至荔枝狗肉节”的紧急呼吁书》,认为存在“严重盗贩杀狗现象及相应的狗肉黑色产业链”,并且狗肉缺乏严格的检验检疫,呼吁当地政府“果断取消狗肉节,减少或限制狗肉消费”。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认为,在狗肉节的废立之争中,社会更加需要的是政府对百姓认知的理性引导,而不是玩“文字游戏”。政府应该让民众知晓一个事实:“狗肉节”不符合当今世界尊重生命、倡导文明的历史潮流,狗作为人类的朋友,已被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列入禁食范畴。

不过支持多元文化的声音也不鲜见,有学者认为,吃狗肉,只要是肉狗,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多元的饮食结构,要尊重每个人正当的饮食需求,但食用肉狗应当尽可能地减轻它们在宰杀过程中的痛苦。同时,对于爱狗人士不食狗肉的观点也应该予以尊重,这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保护动物应成为每一个公民的责任,政府应多提倡文明的饮食习惯。

玉林市政府在此前发布的说明中表示,对夏至吃狗肉习俗引发的争议高度重视,将对狗的养殖、运输、屠宰、加工、经营与消费多个环节进行监督和综合治理,同时提倡爱护动物、保护动物,文明用餐和健康用餐,打造文明健康的餐饮文化,不断提高市民用餐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北京青年报 记者 张倩)

延伸:电影首映礼公开“拒吃狗肉”

5月30日,在《窃听风云3》的首映礼上,导演尔东升、主演方中信身贴“取消6-21玉林狗肉节”的贴纸与电影一同宣传。这既是电影史上第一次首映礼公开宣传“拒吃狗肉”,同时也把明星抵制“玉林6-21狗肉节”的行动推向高潮。此前一月,杨幂、赵薇、郭敬明等明星“抵制6-21玉林狗肉节”的微博便被网友疯转。

孙俪抵制吃狗肉

媒评:"狗肉节"是狗的"生死劫"还是公众的"痛心结"

离6月21日夏至还有半个月时,《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等一线官媒也相继添加狗肉节“关注”。6月6日,玉林市政府重压之下发布声明,称“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级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北京青年报 6月17日)

夏至将至,同日举办的玉林“狗肉节”再一次引发人们的关注和热议。近年来,越演越烈的桂林狗肉节,以其场面的血腥、屠狗的惊人数量、遭到各界人士强烈抵制。当地文化认为夏至日喝烧酒、吃狗肉、啖荔枝,以应验民间“吃了夏至狗、西风绕道走”(抵御风寒侵蚀)的说法。据悉,玉林人夏至吃荔枝和狗肉,只是近十年来才兴起的,其兴起速度与玉林政府的推动作用密切相关。

在老百姓眼中,政府的言论代表国家的态度。吃狗肉本来只是玉林当地民间的习俗,在当地饮食文化中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在夏至当天这一特定的时间进行,在空间与时间界限上都是小范围的。政府的主办和参与却使其成为了一种公开、公信、公共参与的行为,专业的宣传与策划大大提高了公众的热情,促进狗肉节商业化,扩展了其存在和发展的空间。这种拉动经济发展的方法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的产业链条,但它不是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论,每日近万只令人咂舌的屠狗数量、对生灵的血腥残害,不仅令国人瞠目,更与党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背道而驰。

道路阻且长,安得觅良方。既已兴起对吃狗肉的狂热追求,如何降温是个难题。玉林当地政府下令的不许任何商铺牌面有“狗”这个字眼,不许当街屠狗等禁令,能否在真正意义上停止当地人对狗的屠戮,还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长江网 吕云佳)